师大首页

梦想展翅 越飞越远——访我校92级校友欧志英

时间:2017-10-19 发布者:湖南师范大学

?

个人简介:欧志英,男,我校生命科学学院1992级知名校友,广州校友会副会长。现为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分子生物学实验室主任,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、广州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,主要从事遗传病与感染性疾病的分子诊断及研究。

他出自贫困乡村,曾是我校“凡松”,他曾在职业中专开启人生的第一份工作,尔后,他一步步地登上学术道路的高峰。他就是如今我校的知名校友欧志英,欧志英的大学生活是怎样的呢,毕业后又经历了什么样的曲折呢?在此,笔者与您分享一些他的背后故事。(为简介明了,以下将欧志英简称为“欧”。)


问:今天是周末,你是如何度过的呢?


欧:现在已经感觉不到周末了,你的采访尽量简短些,我刚从外面回来,有什么问题,请抓紧时间提出来,我明天还要出差。


问:切身感受到你现在的生活节奏是马不停蹄,你对现在的职业满意度怎么样?


欧:我很适合自己现在的职业。现在确实工作繁忙,兼任着多份工作,都与科学研究紧密相关,而不从事直接的医疗救治。主要是做一些高端的医学检测以服务病人,如基因诊断,可为临床医生提供疾病确诊的依据。二是科研课题研究,我和我的同事正在做广州出生队列研究,此项目很有科学价值,是中英国际合作项目,两年内已投入了一千多万元科研经费。


问:你是全国两所重点高校的硕士生导师,非常受人尊敬,你应该有一个非常艰辛的求学历程?


欧:求学的过程很漫长,也很短暂。1992年至1996年,我在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上大学,2000年至2003年,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上硕士,2003年至2006年,在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攻读博士,2009年至2010年,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免疫系做博士后。


问:你在学校求学的过程并不是一直持续的,中间的一些时间你应该在参加工作,请问你先后从事了哪些工作呢?


欧:1996年9月,我从湖南师大生科院毕业后,就被分配到湖南嘉禾卫生学校的基础医学教研室做教师,一直到2000年8月。 2003年9月从中科院研究生毕业后,我在中山大学达安基因诊断中心研发部做项目主管,一直到2006年6月,这正是我在中山大学读博士的三年。2006年10至2007年5月,我在广州市儿童医院中心实验室做技师,紧接着便担任主管技师、副主任技师,直至2009年去美国康奈尔大学医学院留学。2010年2月至今,我一直在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工作。


问:你还记得刚从我校本科毕业后,接受第一份工作的经历吗?


欧:我们国家当时还是对大学生实行包分配工作,对师范生的分配原则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,省里留不了就去市里,市里留不了就去县里,县城留不了要你下乡镇,如果要出省就得交八千元的教育培养费,我家那时候很穷自然交不起。当年湖南师大还只是面对省内招生,没在外省招生,直到97、98年全国高校扩招才面向各省招生,不过我们之前一个县里一年也考不上几个本科生。那种就业分配原则严重限制了人才的发展,扩招后的98年是全国最后一年实行大学生就业包分配,后来大学毕业生就开始通过招考就业了。

我当时对自己的工作非常不满意。我本科毕业那年社会没现在这么开放,信息不畅通,又交不起出省教育培养费,没有办法,只好干等着分配,除非不要国家给的铁饭碗。结果被分配到湖南省嘉禾卫生学校,在我老家郴州市的一个县城里。第一份工作的经历我至今仍记得很清晰,当时我感觉分配到老家工作,在一个县城,地方太小,自己的才能得不到应有的发挥。即使到普通高中,生物不是高考的主科,甚至在我们毕业的那几年里,高考还取消了生物考试,生物学科在学校得不到重视。


问:考研除了因为自己对那时候工作不满意之外,还有没有其他原因呢?


欧:工作不满意是第一个原因,我工作的头两年还可以,教的是自己的专业,但后来嘉禾卫生学校停办了,我被迫去了另外一所职业中专,这个学校在一个镇上,我讲的课程是计算机应用、政治经济学等,完全不是教自己的专业知识。

当然还有其他原因,我的很多同学那会儿都选择了考研,一种强大的力量促使我也要去考。同宿舍同学也建议我去考研究生,我们宿舍一共是九个人,现在已经有六人是博士,有两人定居美国。


问:你的大学生活是如何度过的呢


欧: 当时在大学是扎扎实实地度过的,学习上一步一个脚印,各门课程都学得很扎实。上大学是打好人生基础的关键时期,最重要的是要一步一个脚印,为日后的专业发展夯实基础。由于在大学期间学习认真,基础较好,我从硕士的植物学专业,很容易就转 成了博士的基础医学专业。

2003年,我考上了三个单位的博士,都被录取,最后选择了中山大学医学院。学习上我没有特别的学习方法,生物是实验性学科,下午有分组学习的生物实验,每位同学都必须到场,有些实验一人没去就很可能导致小组的其他同学就无法做实验。我经常会和老师联系,寻找动手实验的机会,或跟着老师一起做,或在旁边看,勤快点会学到更多东西。每堂课的学习内容会用心去理解和消化,这是最基本的要求。

为了扩大知识面,我还经常跑其他院系去旁听课。当时学校很少有学术讲座,一旦有机会当然就会去,来讲座一般是外校来的教授或者大家。当时师大只是省属院校,和外界交流也不多,但那会儿就已经评上了国家“211工程”重点建设大学,也是百强名校,大家都很自豪。

我记得木兰路一边是学生宿舍的1-7舍,另一边是1—4食堂,教室、宿舍、食堂三者之间相隔很近,我们每天都坚持去晚自习,持续了四年,很不容易。自习多是预习、复习英语,我们必须过英语四、六级。所以我们的学业基础打得很牢固,这对我后来出国产生了不少帮助。是当时师大的浓厚好学氛围造就了千万师大学子深厚的学业功底。

记忆最深刻的应该算是木兰路了。我记得一下课的时候,木兰路最热闹了,同学们集体从教室跑出来,扎堆在木兰路上。木兰路看起来很普通,但两边的木兰树很茂盛,春天三月份开花,接着才长叶子。木兰路是我们每天上课、吃饭必经之路。每到周末就会有一群男孩在木兰路上在等女孩从宿舍出来,特别是7舍女生宿舍门口,在上斜坡那段,形成师大一道独特的周末风景,现在不知道变成几舍了。

我们周末的活动比较多。每到周五或周六,体育馆就会有舞会,我们当年班上,系里都会组织舞会,教大家跳舞,在体育馆跳舞的人是满满地,体育馆是新建不久,体育馆现在应该还在的。低年级的男生总喜欢找高年级的师姐跳,因为她们跳得很娴熟。现在有网络了,不一样了,加上现代观念的变化,同学们对跳舞应该就没有兴趣了。有时候在周末我还会去找老乡玩玩聚聚,锻炼自己的社交能力。

我对湖南师大有着很深的感情,毕竟母校改变了我们的一生,不过因为很多的原因,现在我很少再回母校去看看了,等到何时的机会,我一定会再去母校走走。


问:你是在农村长大的,在大学时候有没有兼职?


欧:我记得有个暑假为了赚学费和生活费,冒着烈日,骑着自行车,兼教七个学生,几乎跑遍整个长沙城。其中有两个学生,我在四年里一直辅导他们学习,直到我大学毕业,才介绍给了一位学弟。学生家长都很好,放寒假还买一大堆东西给我带回家孝敬父母。


问:如果要请你给师大学子惠赠三句良言,你会说什么呢?


欧:不怕吃苦,不怕吃亏,学会做人。人的一辈子没有得与失,好与坏,最重要的是你怎么去面对。你的心态决定你是否过得开心幸福。

 (本文作者 文学院2009级刘海云)


电话:0731-88872911  邮箱:hnsdxyh@126.com  邮政编码:410081

地址:长沙市麓山路3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