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友总会

Alunmi

Assoctation

负笈岁月 | 感谢木兰路

时间:2018-07-12 发布者:湖南师范大学


当回头检视四年时光,我发现自己遗憾多于欣喜,昏晦多于光彩,不足多于圆满……我更发现让人难以释怀的是木兰路——它足以让我珍视一生。

记得刚入校时,在朦胧半醒的凌晨中,我应是木兰路上每天最早的过客之一了。脚下的木兰路好像不是通向文学院,而是希腊神庙,我要装扮的便是一员朝圣者,上路去。然而,一学期下来,捧着令人脸红的成绩,我无颜以对。后来的境况大抵如此,甚至每况愈下,有门功课还挂过“红灯”,150元的重修费购买了一次持久性的记忆。试卷已宣判我是个失败者,但它没能阻挡我坚持读“杂书”的兴趣,兴趣就像后来的“木兰诗行”在木兰路上坚挺存在一样。





《在场》



《扬州慢》



《惊醒》


说到“木兰诗行”,我想,如今我对木兰路存有近乎本能的亲近感,可能是缘于它了,在海报、广告粘贴得满满的每个日子里,要想对木兰路上的绿绿花花的东西浏览个遍,会成为一道难题或一种奢望。不知何故,我开始对一块并不打眼的黑板发生不衰的“收视”,弄不明白对一位胖子诗人的诗歌“我不相信/一朵玫瑰能骗到爱情/但我女朋友说/这是真的”,我同寝室兄弟会不加讨论地认评为好诗。我也有了中文系男生那种冲动,写诗去!小心翼翼地送一首到“蚂蚁头”寝室里去,谁料到第二天,“蚂蚁头”居然要我冠冕堂皇地做什么“木兰诗行”的主持,负责抄写黑板。这可能是我的字迹或者更主要的是热忱、勇气还有稚嫩取悦了他们。更没料到,一掉进诗社里,就是三两年,干了些该干的事,让我身体力行地明白了诗社是什么回事,“木兰诗行”之于木兰路是什么回事。




在日益逼仄的生活空间里,诗歌的面域正如许多淡水湖泊一样紧缩、消歇。而我们拼出努力,在木兰路上据有一席之地,仅仅希望能够提示匆匆的路人,诗歌作为兴趣爱好还为一帮子人所拥有。至于书刊上讲的有关诗歌什么存在、精神、主义等等形而上的东西,我们对此表示兴趣不大。为兴趣而奔走,其本身就诗意盎然,也表证了我们在非现实、非物质的生活面前并没有手足失措。忘不了,黑板被缴收几次后,我们终于找到它的位置,让它安身立命地守护那健康的黑肤色;忘不了,连夜逾墙抄写好几句自谓得意的东西,结果第二天清早,就给人圈圈点点,并以一把唾沫算作评语;忘不了,为了防止淋湿黑板,我和同学冒着大雨去搬抬,事后,为雨水灌出好长一阵子感冒……这一切都是在木兰路上经历过的极平常极平常的事情。四年的生活,我想我就是这么平常与简单,书没有读出名堂来,为诗社也没有真正干出个名堂来。但我还是要感谢木兰路,因为我曾经为自己的兴趣在上面一路奔走。


(作者系文学院1998级校友)

电话:0731-88872911  邮箱:hnsdxyh@126.com  邮政编码:410081

地址:长沙市麓山路3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