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大首页

师风追慕 | 难忘的记忆——缅怀张惠元老师

时间:2018-08-22 发布者:湖南师范大学

我是1955年考进师大的,张惠元老师是教我们第一门课程“无机化学”的老师。1959年我大学毕业留校,分配在当时的化学系无机化学教研组工作,张老师又是我工作的指导教师。我们师生相处几十年,我视她为学业上的终生导师,特别是她的品德使我受教育最深,她确是值得我们敬佩的师长。

张惠元老师19109月出生于湖南长沙一个普通职员家庭,父母去世后,留下她们三姐妹。由于各种原因,大姐因病去世后,张老师和二姐都终生未嫁,相依为命。

张老师1940年从湖南大学化学系毕业留校任教,1953年院校调整至湖南师范学院化学系任教。因工作勤奋,业务娴熟,成绩突出,于1964年晋升为副教授,19773月退休。




张老师对教学工作极端负责。她虽教无机化学多年,但她上课前的准备工作仍非常充分,讲稿写得非常详细。她年纪大后患有胃病、口腔炎、牙痛等,嘴脸发肿,不能吃东西,但她坚持上课。她对学生既爱护,又要求严格。布置学生的作业事前自己总要先做一遍,看是否有代表性,了解其难度。对作业马虎和考试不及格的学生,她从不轻易放过。记得当年我们班有两个同学作业不合格,她几次找他们谈话,要求他们重做直到学生改正。学生考试不及格按规定补考,考前她除了加强辅导外,对考题绝不降低难度。曾有学生向她求情将补考试题出得容易些,她当场批评学生不应该提出这样的要求。她说:“你们有疑难问题我可以帮助辅导,但补考的考题难度不应该低于正式考试试题,否则就失去了补考的作用。”

她不仅这样严格要求学生,而且也要求青年教师保证教学质量。记得1965年我与张老师在一起,在益阳三中带教育实习。她指导一个有困难的学生试教,当时这个学生试教了几次都达不到上课要求,学生哭着向我求情。我向张老师反映这个学生的困难,但张老师毫不留情,不肯签字。她一方面帮助学生改教案,一方面一再听他试教,提意见,直到那个学生基本达到要求才签字,批准他上讲台。同时她还批评我迁就学生,对学生不负责任。张老师对学生严格要求,对教学极端认真负责,给我们起了极好的表率作用。

 

张老师表现得最为突出的是她爱党爱国。在国家三年困难时期、整风反“右”、“文化大革命”等自然灾害和历次政治运动中,她受到过冲击,她们姐妹精神受到创伤,物质上也受到重大损失,但她始终做到了爱党爱国的信念不动摇。每当听到国家遭受自然灾害,她总是率先将自己的财物捐出。

在几十年的退休生活中,她一直非常关心国家大事,即使在最后骨折卧床的几年,她还是坚持天天看报,对国家的水旱灾害、失学儿童心急如焚。她也关心街道工作,并多次向灾区和街道捐出钱物。

她虽然退休离校,但她始终关心学校的发展。有一件事,我们化工学院的老师都记忆犹新。那是1998年,张老师得知师大60周年校庆后,毫不犹豫地拿出1000元交给化工学院负责人,要求他们接受她的捐款,表示她对学校的一片心意。学院负责人深受感动,但考虑到张老师的生活处境,委婉谢绝。可八十高龄的张老师急了,她突然双膝跪地激动地说:“你们一定要接受我的心意,钱虽不多,但我是真心的。”在场的师生无不深感震撼。



缅怀张惠元老师

 

张老师不为名,不为利,见利就让。在教学科研中她始终坚持务实求真、爱岗敬业,始终耕耘在教学科研第一线;她好学上进,治学严谨,广泛查阅资料参与“无机化学”等讲义的编写工作,并分译了英文版《普通化学》。她还先后担任过“物理化学”、“物理化学实验”、“工业分析”等课程的教学工作,并从事“电解制药法”的科研工作,参与了校办试剂厂的初期建设并投入了大量的精力,为学科建设做出了突出的贡献。凭她的工作成就,本应得到学校和国家给予的荣誉和奖励,但张老师在名利上却表现出与常人不同的境界。有两件事对我教育最深。一件事是1963年提工资,当时名额很有限,她几次在会上和领导面前表态:应该给某某老师,如果他提不上,我决不要。另一件事是1964年晋升副教授时,她认为自己水平不够副教授条件,学校根据她的业绩最终还是评了她为副教授,可为此她还哭了一场,认为受之有愧。她这种见名利就让的精神确实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。

 

张老师品德高尚,处处想到国家、集体和他人的困难,助人为乐,而自己生活却极其俭朴。她退休后经常生病,但她从不随便利用公费医疗吃药,即使去医院看病,药费也很少向医务所报销。她因腿伤和青光眼开刀住院,每次出院医生考虑到她年老体弱而给她开些人参蜂王浆之类的补品,她都坚决谢绝,她认为这是损公肥私、浪费国家的钱。她生活很节省,从不愿意为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多花一分钱,但她对学生和同事非常关心并慷慨解囊。我每次去看她,她总要把学院的老师、工作人员一个个都问到,把老师们的事挂在心上。当她得知罗存德老师身患重病、经济困难时,她多次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大部分送给罗老师补充营养。马立杨老师小孩患小儿麻痹后遗症,她多次给马老师支援,送小孩看病。化工学院很多学生和同事在有困难的时候都得到了她的帮助。至于张老师对我的关心更是体贴入微。曾记得我有一次出差,因车祸股骨头骨折,在广州住院,张老师得知此情况曾两次寄钱要我补充营养,还亲自去过我家看望我的母亲和小孩。还记得1964年在益阳三中带教育实习时,有两天天气特别冷,晚上睡觉张老师认为她床上被子厚些,要我和她同床睡。但第二天早上醒来,我才发现我被子上盖着她的皮外衣,当时我真感动得想喊她一声妈妈,因为这种情况是我小时候妈妈经常做的。类似这样的事汇集在一起,在我心中张老师既是一位品德高尚的好老师,又是一位慈祥的好妈妈。

 

20078月,张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。生前她多次说过:“我是国家的人,在我百年之后,我所有的积蓄,捐献给社会,给那些困难的学生……”根据她的遗愿,学院和她的学生设置了一个助学基金,让她的精神永远激励年轻的学子奋发向上。

 

(本文作者陈淑容,系化学化工学院原教师)

电话:0731-88872911  邮箱:hnsdxyh@126.com  邮政编码:410081

地址:长沙市麓山路3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