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胜良:吾师立吾


发布人:日期:2022-01-04

大学里的语法课不好教。


老师教规则吧,有的学生觉得乏味。教句型吧,有的学生感到复杂。教术语吧,有的学生说拗口。老师教语法,沿用现成教材的多,照本宣科的也有。教语法如果局限于一家之说,没有自己的见解,讲者虽谆谆,听者也昏昏。


然而,有一位老师讲语法,如庖丁解牛,游刃有余,效果不同凡响。


他吃透了语法规律,他的语法课讲得生动而又形象,轻松而又愉快。最乏味的规则,经他解释就有味了。最复杂的句型,经他分析就简单了。最生僻的术语,经他点拨就好懂了。对复杂的语言现象,他不是首先一竿子插到底而是循序渐进,循循善诱。他不是头发胡须一把抓而是抓提目,主次分明。他讲课如抽丝剥茧,深入浅出。学生跟着他的思路,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柳暗花明的地步。


他自编自教。他编的教材《当代英语实用语法》A Practical Grammar of Contemporary English,不但他自己用而且全国用,风靡高校。这本语法书可以和薄冰的《英语语法手册》媲美,也可以和章振邦的《新编英语语法》比肩。他的讲课与众不同。讲课不看稿,一气呵成,如行云流水,似天马行空。然而他的课堂紧凑,条理清晰,教学环节,环环相扣。讲稿在心里,例句在脑海里,成竹在胸。上他的课收获满满,心情愉悦。



(徐立吾教授老年照片)



大家风范,闻名遐迩。


这样一位大家就是湖南师大外国语学院的台柱子。


他就是语法教授徐立吾。


我有幸当过先生的学生但我又不幸受过先生的批评。先生有时不近人情,让人尴尬。不管怎样,先生一直是我心里最敬仰的先生。虽然过去了几十年,先生带着长沙口音的英语讲课声依旧穿越时空的隧道,飘入耳畔,声声入耳。


先生讲课,喜欢走下讲台,立于前排学生的桌前。多数的时候,立于我的桌前。我个矮,坐前排,所以我更好地目睹了先生的风采。他讲课时,一只手搁在桌上,另一只手举着两根手指,高过头顶,面对后面的学生,滔滔不绝。讲累了,他偶尔单脚站立,另一只脚斜靠着立着的脚跟,脚尖顶地。先生总爱说“Now, now, butgenerally speaking.....”。他的口头禅成了同学的饭后谈资。


(作者班级毕业照片,前排左一徐立吾教授)



先生中等个,后掠的头发乌黑而有序,面像方正而儒雅,眼神犀利而慈祥,身着的蓝色中山装朴实而洁净, 衣上的扣子严实而整齐。一眼看得出来,他是个认真做学问的人。先生会做学问也会做人。他学为人师,身为世范。


记得我那时对语法很感兴趣,脑壳里冒出的问题多。课堂上问不完,课后我也去办公室问。打扰先生不少,我过意不去,想报答他。我从家乡益阳带了十个一小盒的松花皮蛋,送给他。那时,松花皮蛋闻名全国,美味可口。我想先生会高兴,可是先生看着皮蛋就苦眉毛,说:


哦,陈胜良,我跟你讲咯,你怎么想到给徐老师送礼呢?你以为我是孔子收学生就收腊肉啵?你搞错哒啦,徐老师当不了孔子,也不收腊肉。你送皮蛋的话,就莫要来问我问题了!


他一直苦着眉毛,不断摇着手,拒绝了我的礼物。我碰了壁,无话可说。我木纳地拿着皮蛋盒,红着脸,酸溜溜地离开了。一阵寒风吹过,外语楼外的柏杨树叶簌簌作响,我的心凉唆唆的。





先生正直,直得让我无地自容。第二天,上他的语法课时,我真想在地板上挖一个洞,偷偷地跑掉。然而,先生很会察言观色,我想跑也跑不掉。我不敢看他,他却偏偏看我。先生看我时,我的目光避开,斜视窗外。我怕先生提问可先生偏偏提问。


不过,我很佩服先生化解矛盾的本领。他几次故意向我提问而我几次答对了,先生装着对我先前的举动若无其事而几次露出了微笑。他的微笑很真,像窗外冬日的暖阳,把我心中尴尬的冰块慢慢融化。


先生上课,心很细。他一边讲课,一边眼看四方,注意动静。学生情绪上有变化,他都能明察秋毫。有时,学生皱一下眉头,他也知道学生心有疑惑,他便会停下,认真提问。然而先生提问,并非人人一问,无的放矢。他因材施教,因人而问。他根据学生不同的基础而提难度不同的问。就这样,学生没存疑,疑难便消失在萌芽中。


教语法,难,而先生用英语教语法,更难,可是先生教起来得心应手,我们听起来也顺心顺耳。高深的语法用汉语讲都难讲清,而先生用英文讲却讲得通透,明了。死语法教成了活语法。难能可贵!这是先生教学上的本领啊!


课堂上的徐老师,似影视拍摄的导演,而有导演所不及的亲和;似《百家讲堂》的讲者,而有讲者所不及的互动;似森林里引路的向导而有向导所不及的博学。


课堂上的徐老师很认真,书房里的徐老师也很认真。他编的语法书没有水分,都是原创,全是精华。每一页都闪烁着他语言智慧的光辉。在长期的教学生涯中,先生对语法的认识很深刻,他的脑海里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无数的灵感。每每灵感喷发,他迅速捕捉并把灵感写在纸片上。几十年来,他的纸片日积月累,装满一大缸。


当他撰写《当代英语实用语法》A Practical Grammar of Contemporary English时,宝贵的语法知识信手拈来。在学界里,著书立说的不少但抄袭的也不少,天下文章一大抄。可是,先生著书,全是他知识的积累,点点滴滴堆成了山。他点点滴滴的灵感写满了一大缸的纸片。一大缸的纸片上的知识凝聚了他宝贵的著作。他宝贵的著作铸就了他不朽的丰碑。


我好钦佩先生。不过,我也好奇,一本寸把厚的英文原版语法著作,里面的语法全是先生个人想出来的吗?


有一天,我这样问了先生,而先生舒展着眉头,面带笑容,两根手指又高举过头顶,说:语法是人们说话的语言习惯也是语言内在的规律。我哪能凭空想得出来啊?


那您写成这么大一本书的知识从哪里来的呢?


学而知之呀。人的知识都是学来的。孔子云:思而不学则殆。徐老师要是只想,想也是空想啊。我读别人的语法著作而获得了语法认知呀。


学英语的人谁都读了别人的语法著作,为什么很少有人像您这样对语法有独到的见解呢?


哈哈,陈胜良,算你问到点子上了咯。读别人的语法著作嘛,要看你如何读。


我被徐老师说得一头雾水,读别人的语法著作,谁都不是一样地读吗?还有不同的读法吗?


先生察觉到我面有疑惑,便继续说:子曰:学而不思则罔。读别人的语法著作,如果不思考就会迷惑而无所获。读人家的语法,不要囫囵吞枣,而要含英咀华。就是说,读语法不但要读懂,还要思考,更要推陈出新。认真读书,读到的是知识。认真思考,思考的是精华。推陈出新,才有自己的见解。有些人读了很多知识,也写了很多书但他们的书如果只是述说别人的知识而无自己的创新,那叫述而不作。囫囵吞枣,无所收获,学不到知识。述而不作,无所见解,没有价值。


课后听到徐先生的一番宏论,我茅塞顿开。原来读书之法,还有如此的学问。我仿佛游走在迷路的森林里而邂逅了一位经验丰富的向导。对于读书的方法,我心里豁然开朗起来。



先生每天这么引领我们在《当代英语实用语法》广袤的森林里不停地游走,也不停地穿越,让我们看到了书中春意盎然的景象,感受了语言的大美。


其实,先生的《当代英语实用语法》已经很全面很系统了。然而有一天,先生上课时,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片,纸片上写着一条被动语态的特例。他把特例写到黑板上时,学生们都觉得很有用。


课后,我又好奇地问先生,他有了一本这么大的语法书,为何还用纸片寻章摘句呢?先生说,知识是发展的。他的书并未包罗万象,还要不断完善。要完善就得不断补充新例。他很有成就感地说,这样的纸片,他家里又有一缸了呢。


先生就是一个这样的人。几十年过去了,然而,先生是我无法抹去的记忆。每每查阅《当代英语实用语法》,每一次翻开扉页,都是我与先生的一次久别的重逢。当国家纪念抗战老兵的峥嵘岁月时,我惊讶地看到,在民族危亡的时刻,在血风雨中,先生也曾不畏生死,守土卫国。我对先生更加肃然起敬!




从一位抗战的老兵到一位了不起的学者,先生完成了一个华丽的转身。在一直奔跑永不停歇的心路历程里,先生完成了生命中最精彩的过程。


立吾吾师,吾师博学,吾师耿直,吾师坚毅,吾师伟大,吾师是一盏不灭的灯,永远照着我前行的路。




下一条:陈胜良:坚松如玉

【关闭】 打印    收藏